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动态
钢铁工业经济信息快报(第四十一期)
发布时间:2019-03-12  查看次数:

 一、行业新闻

李新创:钢铁产业不只是走出去,更应走进去、走下去、走上去!

钢铁产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也是对外开放、走出去发展较早的工业门类。宝钢就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中钢、首钢等企业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对外投资开矿,如恰那铁矿、秘鲁铁矿等,都取得了很好的经营业绩。

 “一带一路倡议推进实施以来,中国钢铁产业在国际化方面又迈出了新的步伐,跃上了新的平台。如河钢集团并购塞尔维亚的百年钢厂——斯梅代雷沃钢厂,半年时间即一举扭转之前美钢联时代连续7年亏损的局面,成为中国-中东欧国家产能合作和共建一带一路的样板;马钢集团成功收购了世界高铁轮轴企业——法国瓦顿公司;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和广西盛隆冶金公司共同出资的马中关丹产业园350万吨综合钢厂项目顺利投产,等等。

 此外,我国钢铁装备技术出口及海外工程总承包也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已由单体设备及部件的出口,走向成套设备出口及工程总承包,与欧美传统冶金技术装备企业同台竞争,国际竞争力不断提升,如由中冶集团总承包的台塑越南河静钢厂项目已顺利投产,技术装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全球钢铁消费总体呈现缓慢增长的态势,但局部区域的消费潜力大,其中,一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中东等地区将是钢材需求增长的主力,笔者梳理的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家(30个)2020年钢材需求量将达到4.55亿吨,其中达到1000万吨以上的国家有13个,占30个国家市场总需求量的86.4%。上述国家和地区钢铁工业发展及相关的配套产业发展,正处于有利的窗口机遇期。

 另外,钢铁工业国际化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如全球治理体系变化、金融市场波动、全球贸易规则和关税税率变动、地缘政治风险等。对钢铁工业而言,国际贸易摩擦正处于高发期,美国、欧盟、印度、越南、哥伦比亚、新西兰、墨西哥、韩国、加拿大、马来西亚、埃及等诸多国家和地区对进口钢材相继发起双反调查。

新时代中国钢铁工业国际化发展呈现出新的特征:一是全产业链协同推进。早期中国钢铁走出去发展,主要以矿业资源投资为主,当前已发展到全产业链走出去,包括上游资源、中游生产加工和下游营销网络、加工配送,以及科技研发、人才培训等。二是园区化平台支撑。早期钢铁工业走出去主要以单体项目的形式,随着园区模式在海外落地生根,中国钢铁企业国际投资也纷纷以园区作为平台,打造抗风险能力更强的钢铁生态圈。三是优质国际产能合作是主流。优质国际产能合作,充分发挥了中国钢铁多年发展积累的技术、产品、人才、管理、资金和渠道等多方面的优势,既有利于所在国的经济发展和就业,也有利于提高全球钢铁工业发展水平。

未来中国钢铁如何国际化呢? 第一,建立优势互补的全球化产业链。未来,钢铁产业将不再是产品的直接竞争,而是产业链和客户端的竞争,是企业配置资源能力的竞争,加强产业链和客户端建设,突破简单的买卖关系,打造全球化资源整合平台,实现产业链高度协同、优势互补。我国拥有完善的钢铁工业体系,完全有能力实现以产业链协同+工程建设+技术管理+资本输出的协作方式输出,给出系统解决方案,带动提升全球钢铁整体竞争力。

第二,继续深化实施走出去和引进来战略。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走出去和引进来并重。鼓励有条件的钢铁企业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等优势,积极开发海外市场,寻求多元海外合作模式;通过境外并购、股权投资等方式,建立全球营销研发服务体系;加快与国际通行经贸规则对接,提高政策透明度和执行一致性,营造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公平竞争的公正市场环境。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门槛,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鼓励境外优势企业通过参股、控股、独资经营等方式,参与我国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布局优化、转型升级等合资合作,推动科技、管理、制度等方面创新,提升企业运营水平和效率。

第三,重点加强风险管控和人才培养。我国钢铁企业的国际化发展主要通过国际营销、绿地投资和兼并收购等3种不同的路径,且未来将越来越多以风险等级较高的绿地投资和兼并收购形式出现。因此,要强化企业主体责任,加强资金约束和监督,防范境外经营风险,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等机构合作,多措并举建立强大的风险防控体系,最大限度降低投资风险。此外,我们要更加注重人才培养的投入和输出,重点培养形成一批复合型跨国经营人才;加强走出去钢铁行业国际化项目团队的能力建设,为其提供人才支撑和智力保障。

第四,以标准化推动国际化发展。标准已成为全球制造业、国际贸易乃至世界经济的必争之地。得标准者得天下,谁掌控标准话语权,谁就能占据产业主导权、拥有市场主动权。当前,我国正在加快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对标准国际化提出了更高要求。要切实贯彻开放发展理念,推动中国钢铁产业和世界经济体系在更高层次上深度融合,努力形成国际合作竞争新优势。以中国标准促进中国钢铁在世界互联互通,推动中国钢铁工业全球化发展。积极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主要贸易国的钢铁行业开展标准化合作,共同制订工艺、装备、产品等优势领域的国际标准,加强与主要贸易国(地区)标准互认,以中国标准走出去,推动中国钢铁的产品、装备、技术、服务走出去。

二、创新动态

宝钢股份高性能冷轧淬火延性钢QP1500全球首发

日前,历时3年的持续技术攻关,抗拉强度达1500MPa的高性能冷轧淬火延性钢QP1500在宝钢股份成功下线。这是继2010年全球首发QP980产品以来,宝钢股份在第三代先进高强钢方面的又一重要突破。QP1500的全球首发,意味着在助推中国宝武成为全球钢铁业引领者的道路上,宝钢股份汽车板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QP1500的延伸率是同级别马氏体钢的23倍,且成分与同级别超高强钢相近,具有良好的易用性。采用QP1500后,可实现较为复杂形状零部件的冷冲压制造,与现有冷冲压超高强钢相比,可实现减重10-20% 

近年来,汽车车身轻量化成为国际汽车工业发展的趋势,是实现汽车行业节能减排最重要的技术方向。兼具超高强度和高成形性的冷冲压超高强钢是同时实现汽车减重和高安全性的最具综合竞争力的技术路径之一,因此成为全球钢厂和汽车厂的重点发展方向。以往能实现冷冲压加工的汽车用钢最高强度级别为1310MPa,更高强度的零部件多采用热冲压工艺实现。宝钢股份此次冷冲压用QP1500的成功下线,为汽车厂提供了与现有热冲压钢同级别的冷冲压解决方案,可有效提升用户的生产效率,降低综合成本。QP钢是第三代先进高强钢的代表品种。在QP1500开发过程中,攻关团队充分发挥宝钢股份的技术与装备优势,克服了材料设计等技术难题,实现了QP1500在传统超高强钢制造产线的顺利产出。为了实现QP1500的大生产试制,宝钢股份产销研团队自2015年起开始重点攻关,系统调配宝钢股份宝山基地、东山基地和宝钢特钢的生产资源,充分发挥不同制造基地的技术与装备优势,通过多制造基地的大力协同,攻克了冶炼难度大等诸多难题,试制出了性能满足设计指标的冷轧超高强钢QP1500 

下一步,宝钢股份将与用户一起展开相关使用性能的系统评估和应用研究,包括材料的力学性能、焊接性能和涂装性能工程评价,并在目标零件上进行试制和评价,形成QP1500从制造到应用的全流程技术方案,进一步助推汽车行业车身轻量化。

三、市场观察

上半年国内钢市将震荡运行

2018年我国钢材市场总体表现为:高产量、低库存、紧资金、宽震荡,钢厂经济效益创历史新高。经过201811月份~12月份的大幅调整后,20191月份,钢材价格企稳回升,至2月下旬各地市场普遍迎来“开门红”。那么,上半年的下半场,国内钢材市场运行趋势如何?笔者将分别从宏观面、供应面、需求面和成本面进行分析。

宏观面:面临下行压力

2018年,我国经济增长率逐季下行。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经济增长6.6%。其中,第一季度同比增长6.8%,第二季度同比增长6.7%,第三季度同比增长6.5%,第四季度同比增长6.4%

2019年,我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5%,比201810月份的预测降低0.2个百分点,为近3年来的最低增速。虽然目前中美贸易摩擦有所缓和,但不可过于乐观,因为提振国内消费需求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保持固定资产投资适度增长,将是实现我国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的重要抓手。2018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扩充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以上政策措施的作用下,2018年第四季度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企稳回升。据统计,2018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其中基建投资同比增长3.8%

可以看出,尽管下行压力较大,但在一系列政策支持下,我国经济仍将保持相对稳定的增长,预计2019年我国经济增长率在6.4%左右,经济增速前低后高。

供应面:产量增长有限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粗钢产量为9.28亿吨,同比增长6.59%。乍一看我国粗钢产量突破9亿吨“很吓人”,但实际上粗钢产量统计数据增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清除“地条钢”之后合法合规企业的增产,钢材产量并没有出现大幅增长。这从2014~2018年的产量快报数据(分别为11.25亿吨、11.23亿吨、11.38亿吨、10.48亿吨和11.06亿吨)对比也可以看得出来。

2019年,我国粗钢产量将受到以下两方面因素的影响。

一是环保常态化将继续抑制钢铁产能释放。在2019年初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表示,今年将启动第二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力争4年内完成全覆盖及“回头看”。另外,国内重点区域,特别是环保压力比较大的地区,钢铁行业错峰生产有常态化的趋势。如河北省唐山市118日印发了重点行业2019年第二至第三季度错峰生产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的通知,计划在2019年第二、第三季度继续实施错峰生产。

二是严控新增产能、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仍然是2019年的重点。2018年,我国钢铁行业全年去产能超过3000万吨。截止到2018年底,我国已经提前完成“十三五”钢铁去产能1亿吨~1.5亿吨的上限目标任务。20181211日,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在京召开,要求各地区务必切实将巩固化解过剩产能成果作为一项重要任务,严把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和项目备案审核关,严肃查处擅自新增产能的建设项目,防止钢铁产能边减边增。对发现违规使用中频炉的,要立即责令取缔、吊销生产许可证;对擅自违法违规开工建设、违规产能置换和备案的在建项目要立即停建,已投产项目要立即停产;各地区要建立健全本地区违法违规产能举报响应核查机制,对钢铁产能违法违规行为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始终保持露头就打的零容忍高压态势。

笔者据此预计,2019年我国粗钢产量将与2018年持平或略有增加,在9.3亿吨左右。其中,第一季度钢铁产量水平将低于第二季度。

 需求面:基建投资成亮点

 随着宏观政策强化逆周期调节,基建补短板成为经济增长的“稳定器”。20187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六稳”,并首次提出“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201812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债务限额5800亿元,新增专项债务限额8100亿元,以便为重大项目提供资金保障。

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对经全国人大授权提前下达的1.39万亿元地方债要尽快发行,抓紧确定全年专项债分配方案,力争9月底前基本发行完毕。地方债将优先用于在建项目,支持规划内重大项目及解决政府项目拖欠等。在具备施工条件的地方抓紧开工一批交通、水利、生态环保等重大项目,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据统计,1月份地方债累计发行约418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约3688亿元,再融资债券(借新还旧)约492亿元。

笔者认为,2019年,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钢需”新亮点,钢材需求将与去年总体持平或略增。

成本面:铁矿石、焦炭供应将偏紧

2018年,我国铁矿石供应量总体偏紧。据统计,2018年,我国铁矿石原矿产量为76337万吨,同比下降3.07%;进口铁矿石10.64亿吨,同比下降1%,是近9年以来铁矿石进口首次下降。国内主要港口进口矿库存在20186月初达到16198万吨的峰值后开始回落,到20191月末已经降至13780万吨。就当前市场形势而言,采暖季错峰生产结束后,国内铁矿石需求将回升,预计第二季度铁矿石供应偏紧态势仍将持续。

2018年,我国焦炭产量达43820万吨,同比增长0.8%;出口量达975万吨,同比增加168万吨,增长20.8%;焦炭资源供应量为42845万吨,同比增长0.4%2018年,我国焦铁比为0.56,较2017年降低4个百分点,为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2019年,在环保压力加大和焦化行业去产能的双重限制下,焦炭产能释放将继续受到影响。在121日生态环境部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表示,生态环境部将针对当前汾渭平原在大气污染防治和重污染天气应对方面采取措施,推动汾渭平原空气质量改善。作为我国焦炭主产区之一的汾渭平原,2019年环保压力依然较大,预计我国焦炭供应将继续偏紧,市场价格将以高位震荡为主。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认为,鉴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发力,且需求释放早于去年,而供应面压力适中,预计今年上半年国内钢材市场将以震荡运行为主。值得一提的是,春节长假后首周国内钢材市场五大钢材品种库存量为1438.7万吨,较2018年同期(以春节为节点)减少70万吨。按照节后库存增长速度,预计今年3月份市场库存峰值将大概率低于2018年同期。尤其是建筑钢材市场,截至31日,国内市场螺纹钢库存量为907.16万吨,较去年春节后同期相比减少71.66万吨;线材库存量为373.23万吨,减少1.4万吨。由此可见,我国建筑用材供求形势稳中向好。当前建筑钢材库存水平相对较低,预计第二季度市场走势将主要取决于3月初市场去库存的速度。